分类 闲谈杂侃 下的文章

尚寂新 - 不为建站,只为折腾
2020 07/28 22:22 闲谈杂侃

七月二十八日,周二,晚上
眼看着就还剩二十多天就到了官宣要开学的日子了。车票也已经买好,趁着直达车不通的机会,可以换乘个复兴号尝个新鲜。
但现在大连疫情又起,吉林和黑龙江也遭了殃。也不知是否会影响到开学...加上在家大半年,精神上也受到很大的折磨...
联动:七月上旬的生活


好在是班委有了加紧体温日检测的通知和统计是否出省不在家的情况,估计是开始为开学做准备了。
如果条件允许,真的想和别人会一会,并待上一段时间。
也怪我之前也太羞涩,交到关系要好的朋友还是少。排除女生(不要想歪),也就那么几个。大家也都变得忙了起来,七月上旬那两天半的日子也变成了过去时,后悔没有利用好那段时间,和他们一起有一些多的互动。
找其他同学...? 还是出于平时就不怎么交流,再加上其他各种因素,过程势必会不愉快。
真的就像梦一样,不想醒来,而不可能不醒来。

我,从一个孤独内向的人,经由这次疫情,彻底的改变。想要主动社交,但机会全部消失。
我认为,在和别人相处的方面,我真的很失败。就连可悲到「就算解决了相会的交通问题,但找不到可以约你的那个人」。

为了友谊,我定会选择「如果能保持,那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这半年来,尝够了孤独的滋味,理解了「人为何是群居动物」。

字已近六百。光标停于此处,不知所言。

2020 07/13 23:00 闲谈杂侃

距离放假到本文撰写已200天。
本文可能会加密,即使加密,基本上也就属于半开放的吧,略微找些线索就基本知道本文的密码了,所以里面在关于现实生活中也要一些代指。

七月六日 多云

是个周一。最后一科「大英」考毕,「青年大学习」学毕,憋了将近200天的我,迫不及待的从村里去了高速路,搭上车直奔市区去找高中同学Y。
怀着激动的心情下了车,但给Y发消息,却无反应。然后得知Y在家里帮Z进行期末考试,同样也是「大英」。着急相见,索来了住址,一路小跑,抵达。
推开门,看见沙发上坐着个人。“——可能是Y的妈妈?” 随后我耳边响起了喊我名字的声音。也是因为紧张吧,随即就回了一句「阿姨好」。结果缓了一会儿,才发现她是同为我高中同学的S。
同时也帮Z了一些忙,这种感觉,就是在高中时「经常帮助别人处理一些包括且不限于信息录入填报」的成就感与被认可感。
稍作歇息,Y给我们展示了一些采血针还有其他的东西(医学生),然后就一同上街吃了顿旋转小火锅,食毕,便一同闲逛。一路上的玩笑话,随着时间的流逝,飘荡在小城快活的空气中。
还是决定在Y家留宿了吧。本计划是找完整的一天好好玩玩的,也是为了节省路费和奔波之间的麻烦。回Y家之后,见到了下班后回家Y的父母,紧张之下嘴巴磕磕绊绊说出了「叔叔好,阿姨好」,进了Y的屋子。
得知Z刚刚又突然被加了一周的课,每天八点半上课,每天还都有题做,自然Y和我都喜闻乐见。为了迎合作息时间,一直摆弄手机到零时。因为我比较瘦的缘故吧,三个人在床上挤一挤也睡下了。

七月七日 雨

感觉Y他们也是没睡好吧,第二天还很疲倦。拉开窗帘,外面不停的下着雨。尽管说是对高考生是很有利的天气,但雨天的话意味着...——我们出不去了。
待了一上午,中午雨停了一阵。本想是叫上S一起过来,然后一起去吃饭,结果一直被放鸽子...三点多钟来了之后,跟Z打上了游戏...然后午饭就变成晚饭了...
不甘心,故再留宿一晚。得知Z明天也要回家了,我也打算明天也回家,毕竟正是有Z在,我才会多一张脸皮在Y家继续留宿。
可能是消遣的方式还是太过单一,大家都在玩着手机,突然感觉最近的距离不过如此。然后又想想,疫情这阶段,大家在家里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又想起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同学间的友谊都是会慢慢散尽的,现在还联系,将来可就不一定了”。瞬间,感觉自己又要感受失去了。逐渐变得委屈起来,直到我扑向了Y,一把把他紧紧抱住,眼泪就再也无法止住。
过了一会儿,要睡觉了,我的情绪还是没有得到控制。可能是因为前一天没有睡好吧,Y把自己的床让出来,要去客厅睡沙发去了。尽管我和Z想要留住Y,但还是执意要去。当时也有种自己去睡沙发的冲动,但又想想叔叔阿姨也都早都睡了,再去跟他抢,可能会吵醒他们,故作罢。心生愧疚。

七月八日 晴

第二天醒来,顺手叫醒了Z继续上网课。顺势往门外看看,看要不要把Y叫回来接着休息一会儿。只见他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但自己还是感觉到愧疚。故下楼拎了一包零食。
Z上实验课。老师刚刚要求要去室外采集枝条拍照上传,故Z下楼,下楼之前,也在跟他开玩笑说「剪的时候注意避开小区的大爷」。
可能是Y担心我因为昨晚心情不好,于是拿出了采血针要逗我玩。抱着复杂的情绪我还是接受了。
不一会儿,Z就手里拿着一大把带叶的树枝就回来了。上完课,稍作休息,吃了午饭,就要送Z回家了。Y去帮忙买票,接来了Z的妈妈,然后Y和我一起把Z和阿姨一起送上了车。
现在,轮到我走了。还想和他在一起。
Y看我心情变得更加低落,垂头丧气,眼神空洞,并又陪着我,走了一段时间。
——「你们的车什么时候走啊,别误了时间」
——「没事,不用管时间,我打车也能回去,只要能多陪你就...」
不值钱的眼泪又簌簌的流。
Y一边走,一边安慰我劝我,说了自己的经历,也和我说了很多。但时间还是过的飞快。要结束了。
上车之前告别——「都一万五千多步了,回去注意休息」。试图去改变气氛。但人走之后,还是依依不舍。紧握着他给我买的矿泉水,心情很压抑。
就这样,加上前一天,连哭了三天晚上。

七月十日 晴

看到C发了朋友圈,顺势回了一下。同是高中同学的另一人就提了一嘴「C最近也都在,顺便找找他也好」。基于前两天的事情,感觉还是自己不太敢。扭扭捏捏之下,还是找了C。我的情绪就开始好一些了。

七月十三日 晴

说是有些事情,然后才有了今天这么一次机会。本定的中午的时间,又因突然有事,又被继续推迟...到了他的住处之后,便开始睡了起来。躺在旁边,心里也很复杂。最终还是决定当天直接回家。毕竟不仅是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他也会这样如此忙碌的。不想去打扰他,于是便开始往车站走,回家。
边走,边委屈。看见路上的少年少女,成帮结伴,关系很密,互相嬉戏。真的很心发羡慕。我也想有这样一种氛围,我也想跟朋友们一直在一起。
边走,边委屈。在车上,差一点就哭了出来。
回家之后,撰写此文,以表心情。
真的,感觉自己折腾别人,折腾了半个月,害。还是没得到长久的快乐和幸福。

2020 06/06 08:45 闲谈杂侃

假设下个学期开学的时候,国内的疫情基本平息,生活逐渐恢复...
早早的下单了火车票,满怀激动的在凌晨抵达长春,坐上回学校的公交,早早的第一个推开寝室的门,收拾半年都没人住过的屋子。大二学长变成了大三学长,大一学弟也变成了大二学弟...半年过去了,面孔是否会发生变化?
处理善后的事情,收拾屋子的收拾屋子,洗衣服的洗衣服,换东西的换东西,洗衣机轰隆隆的响,洗漱间和水房里的水的哗啦哗啦声,满楼的洗衣液洗衣剂的味道...可能每个阳台,都会看见有人在晾晒洗过的衣服被单什么的吧。
北方莫得回南天,寝室变成生化实验室的可能性也非常小,顶多也就是被褥有些返潮、积灰有些重吧。
大一下学期的老师,可能都没见到过面孔,就已经不会见到了。上网课期间的连麦,还能看到同学们。想必开学互相见到对方之后,大家都会非常的激动吧...
如果标题真的能够实现的话,沉寂了半年,十一假期一定会相当的热闹。待了大半年的家,也想在这次换一种方式。游一游长春?去朋友家做客?不得而知。想象的一切都很美好。
如果标题真的能够实现的话,用网线相隔了半年的同学/室友/朋友,得以相见,得以相会,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好朋友一起去后街吃一顿聚一聚玩一玩,沉醉在可以相聚的快乐中,肯定会让人无法自拔。
如果标题真的能够实现的话,我和他,想必都可以满足吧。“现在有点期待开学咱俩坐一块上课了,我感觉能快乐的学着习”。
如果这次疫情不在,高三的学子们想必都在奋力的准备着明天的高考;如果这次疫情不在,今年年末我可能会坐上高铁动车回家;如果这次疫情不在,大家都能够在一起。
今年的假已经放够了。真的希望我的小确幸,能早点到来。

2020 05/14 16:23 闲谈杂侃

时间真快就到五月中旬了,在家考试貌似已经敲定,期末也马上就来了。
Web 作为考查课...讲真不难,对于我如鱼得水。那么问题来了...咕咕咕的问题...😂 至今未解
Google 对老域名的收录也已经通过申请掉光了,希望新域名的 Adsense 能够顺利申请吧,给入不敷出的我给那么些许的安慰qwq
宿舍嘛...但愿衣服被子什么的不要长毛返潮什么的,才用了穿了半年都不到,有的衣服都是崭新的
也很想念,做梦的时候也梦到过(事实证明梦里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希望一切安好吧

2020 05/05 15:27 闲谈杂侃

虽说这假期是假中假吧,这小假期过的真快...进城里经历了一系列的健康码检阅,给自己置办了一套(无奈大部分衣服全都在宿舍里吃灰中😭),然后闲着没事弄了个红石音乐后,就一直在咕咕咕。

三道官网也咕的厉害,南博的动态功能我也懒得另去写适合我博客样式的 CSS ,这假期过得略微有些糊里糊涂,都没有往年的内味。

之前的消息说,如果我们五一再没有开学的信了的话,那就得等着当学长了😂。五一假期已接近尾声,开学的消息尽管省的通知有了,但各个学校的通知,也包括我们的,没有任何相关的具体日程的安排...开学直接当学长这事八九成是实锤了。

四个月不开学,讲真很想念朋友...当初回家的时候也没想到今年会有这一出,就没多带东西灰溜溜的就回家了,淦!

啥时候是个头啊🤣 在家好无聊

2020 03/30 21:33 闲谈杂侃
本文已加密
点击“继续阅读”以查看本文
三道水师提督尚寂新之站.这儿平常会发一些小东西和大家一起交流,也会跟着其他大佬一起折腾站点,因此也会有一些技术文章出现在本站.emmm...鄙人昵称原为尚寂新,经输入法的摧残之后就变成了机芯这个称谓...欢迎大家常来这儿转转~
对于建站...很久之前就有这个动机了,从QQ空间到一些傻瓜式建站程序,再到免空,然后到自己买机器折腾站点...从对前端一点都不懂的我,到一直到对代码这些都有略微的了解的我,同时也通过建站,从WordPress和Typecho中抉择后选择了后者,从开始用YoDu主题(折腾免空时期)、Handsome主题(本博建站初期),再到自己先后写主题/二改主题1,也认识了很多大佬,见识也有所提高。对于有些事物也有了一些新的见解,使我受益匪浅,同时通过建站对代码这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2020 02/26 13:23 闲谈杂侃
本文已加密
点击“继续阅读”以查看本文
三道水师提督尚寂新之站.这儿平常会发一些小东西和大家一起交流,也会跟着其他大佬一起折腾站点,因此也会有一些技术文章出现在本站.emmm...鄙人昵称原为尚寂新,经输入法的摧残之后就变成了机芯这个称谓...欢迎大家常来这儿转转~
对于建站...很久之前就有这个动机了,从QQ空间到一些傻瓜式建站程序,再到免空,然后到自己买机器折腾站点...从对前端一点都不懂的我,到一直到对代码这些都有略微的了解的我,同时也通过建站,从WordPress和Typecho中抉择后选择了后者,从开始用YoDu主题(折腾免空时期)、Handsome主题(本博建站初期),再到自己先后写主题/二改主题1,也认识了很多大佬,见识也有所提高。对于有些事物也有了一些新的见解,使我受益匪浅,同时通过建站对代码这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2020 01/10 13:15 闲谈杂侃

新的一年也过去了,我也更换了我的域名,并且重新备了案。
一年之中,有得有失,博客更新频率也减少了,人也越来越懒了

三道

嗯,没开。现在 Minecraft 讲真已经很不景气了,最多也就是一两个小伙伴开个服玩一玩

生活

经历了一次串寝风波。起初我是担心的,万一学长不是那么好...纠结了好几天,还是成功的串出去了。虽说送作业什么的不太方便,但讲真,压迫感渐渐的消退了下去。三位学长人都挺好的,和原来寝真的是天翻地覆。(导员真给力qwq)

站点

腾讯云全家桶安排。学生机,和这个用两张劵狂买两年的域名。现在进行公安备案中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没有死链什么的 文章中原来的链接都已经批量替换了,主题里写死的 url 能在我记忆范围之内的我都进行了更改,但还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没想到的地方。如果发现,请及时通知我,谢谢。
收录也全掉光了 嘤嘤嘤

轶事

  • 成功打卡 长春站的机器人(貌似是沈铁的)

  • 好奇问同学对南方室友的看法:南方室友对北方人睡觉脱衣服的行为表示非常费解;在寝室换衣服也是...
    但也很奇怪,我的两位来自南方的大二室友,真的没看过有这种表现23333,估计是已经习惯了吧🤣
    还有还有,通话自带一键加密功能,基本上一句都听不懂😂
  • 第一次乘坐地铁(这里就不放图了qwq)

2020 加油~

2019 11/22 22:40 闲谈杂侃

上了大学,一下子时间充裕了许多,并且这也让我增长了见识。
事情发生在十月一假期之后吧。仅仅凭借“我不跟着一起去上网吧玩游戏,不跟着一起去吃饭,还不打王者农药”一直跟我“合不来”。当我得知这个态度的时候,想换寝室的想法越来越浓重。从十一月初,一直到现在,仍在苦苦等待新寝室。先是自己班无法调整寝室,别处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好去处,折腾了小半个月后,决定搬去大二大三。期望早日有分配好的好消息吧,因为在这过程中,多多少少也“摊牌”了。一屋的学生会成员,每个人都有“官”,祈祷不要给我穿小鞋什么的吧。

前段时间,羊驼说“三道的贴吧炸了”,并同时表示“自从贴吧被那啥以来,下次再也不用有想法”,“明年初会开服”。作为咕咕咕了两年多的鸽子🕊️,当然要提前进行开发做好万全的准备。无奈dzq明年只是发布的不是正式版,还得用相对臃肿些的dzx。目前本地的环境已经架设好。万事俱备,只欠时间进行开发。主要以改善外观为主,其次是其他小功能的配合,尽量给dz的功能做到精简化,使实例更加简洁。目前想法中的成品就是个类似于贴吧的plus那种,感觉这样做会更加简洁。
最后,聊天记录留根😂

2019 11/04 13:48 闲谈杂侃

这些文字放在我手机里也挺长时间了。有些在贴吧发过,有些给羊驼看过。发到博客里也算是个存档吧,顺便又对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的文字残缺进行了修复。今天一并发出来。

当今国内 Minecraft 转冷,服务器应怎样改变

各位好,我是机芯,一个普通的 minecraft 玩家。从前几年的繁盛,一直到变成这样,一直玩着的服务器,从三百多人同台游玩的情况下还有人挤着进服的时候,直到现在最多十来人勉强拼一盘的惨淡局面。故有此文,发表下我的看法。

这里并没有华丽的辞藻,只有我的看法

分析原因

包含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国内宏观状况已老生产谈这里不议,但简单点来说就归于以下几类原因:

直接原因1:更好玩的游戏已经出现,游戏的玩法早已玩惯,轻车熟路。通过各大视频上传者的视频多元化(转型)的操作很容易看出这点。(e.g.:籽岷的生存—>方块学园;MaxKim 的建筑—>综合游戏)
直接原因2:网易代理之后唯钱是图,新玩家感受到了不好的体验,老玩家为之作呕。整个一个全龄GAME变成了儿童益智。

由于这两点原因,老玩家流失,新玩家补充不进来,再加上大部分人...
算了,Minecraft 毕竟是个小圈子,圈子的无限泛化势必会造成问题,如 B 站对 ACG 文化的泛化。
随着这样,也接着引发了一些间接效应:

间接原因1:玩的人越来越少,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使腐竹失去斗志与信心。
间接原因2:网易并没有给国内环境带来多大好处上的改变,反倒更加艰难。网易强大的钞能力宣传分流走了更多的人,使传统服务器的宣传效果大打折扣。且国内没有正版验证服务器,时不时会出现验证失败的问题,但这是最初网易入驻的时候玩家所期望的(现在不会去想了,求你赶紧离开 Minecraft ),且支撑服务器仍然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BUG 一样的存在——无意中影响游戏平衡和性能导致玩家发展过快以至于发展到没有动力可言

①:1.8 海底神殿和活塞虫
虽然活塞虫得到了限制,但海底神殿的存在,一旦鱼塔建成,玩家吃喝不用愁,无形中降低了生存难度,让游戏更快玩腻
②:1.9 的整个末地机制
末地的扩大带来的只有更多的跑图,而获得的鞘翅更是让硬盘 io 吃不消。同时龙的复活也是鸡肋(没有蛋),同时收集龙息也会带来一系列争执
③:以后的 mc 版本
更多的动物被加入,意味着他们有更多的ai,各种生态群系的加入,让游戏越来越杂杂,带来的是性能上的降低
④:mcmmo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觉得,三道加了 mcmmo 之后,一直在削弱。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件事情,加个精英怪之类的插件,把 mcmmo 给压一压。有了 mcmmo 后原版的怪太面咱不说,怪多了还卡服
⑤:bc 分服带来的经验
需要频繁切换的世界,别分服,单服务端分开世界就好,防止 mysql 过热
⑥:留住玩家
建议转变一个观念。换周目没必要全换,取而代之的是如果服务器内容逐渐饱和,可以用新增插件和世界的方式解决,老数据老地图不清空,玩家可以选择在新老世界发展。同时尽量保持服务器稳定,这也是银月残部和amu流失的原因之一
⑦:建议
建议以五周目插件为基础,有选择性的恢复四周目的趣味插件(如结婚),顺便解决下上面的问题。如果有精力,不妨给 pvp 玩家带来些福音,让 pvp 更加公平(比如说让插件控制 pvp 规则及入场)。给镇长福音的话...建议 town 插件
反作弊是必须的,但这类插件别装的太过火

第二篇随笔

注意:下面的部分内容千万不要以为是重复内容。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些是 V2.0

各位三道玩家:你们好!
三道已经关闭半年多了,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也是大家不希望看到的。有些事情有好奇的玩家来问过,我也都进行过陈述。现在在这里,公开地讲一下。

事情从战争服时期说起。某服服主凭借着对服务器管理的经验以及和三道整个这一趟日常的交往,逐渐取得大家的信任。当六周目与战争服均不景气时,因为信任他,把服务器借给了他开了一阵子。更甚的是,当羊驼把玩家们引流过去后,那个服的腐竹却在封杀三道的言论,试图同化三道玩家。一段时间经过撮合后,让他清退了出去,开了7周目。因此,工期最短的周目——七周目开启了。

分析原因

包含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国内宏观状况已老生产谈这里不议,但简单点来说就归于以下几类原因:

直接原因1:更好玩的游戏已经出现,游戏的玩法早已玩惯,轻车熟路。通过各大视频上传者的视频多元化(转型)的操作很容易看出这点。(e.g.:籽岷的生存—>方块学园;MaxKim的建筑—>综合游戏)
直接原因2:网易代理之后唯钱是图,新玩家感受到了不好的体验,老玩家为之作呕。整个一个全龄GAME变成了儿童益智。

由于这两点原因,老玩家流失,新玩家补充不进来,再加上大部分人...
算了,Minecraft 毕竟是个小圈子,圈子的无限泛化势必会造成问题,如 B 站对 ACG 文化的泛化。
随着这样,也接着引发了一些间接效应:

间接原因1:玩的人越来越少,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使腐竹失去斗志与信心。
间接原因2:网易并没有给国内环境带来多大好处上的改变,反倒更加艰难。网易强大的钞能力宣传分流走了更多的人,使传统服务器的宣传效果大打折扣。且国内没有正版验证服务器,时不时会出现验证失败的问题,但这是最初网易入驻的时候玩家所期望的(现在不会去想了,求你赶紧离开 Minecraft),且支撑服务器仍然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就此匆匆开放。因此有些势力发现了三道的这个弱点,即使食醋与我一同将那个想同化三道的那个腐竹驱逐出去,也没有避免被另一个服务器借着三道某小镇的势力,再度使玩家大量流失

服务器再次开启,希望很小。且不说国内 MC 的状况,就凭这,还有运营成本和精力以及挫败感,都是不小的阻力。落在谁头上,谁都感觉难,除非是爱好或利益驱使。

如今各种已经被放空,也找不回曾经的感觉。摸爬滚打,在三道熟息生存模式,以其他人的成就为目标打造“商店” ,一起跟着朋友们做各种各样的事,建小镇,拆海底神殿,铺铁路、做视频,入 b 站、做站...三道筑造了我很多的第一次,就连我的正版帐号也是别人送给我的。从开始一直走到现在,将近五年,对三道的感情是特别深厚的。

人有悲欢离合, 失去了难以再获得。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利益所图。但我的固执一直被人看作是在作秀,但经过时间的检验——并不是这样。

尚寂新——2019.5.16